91抖音会员永久破解版

   车子疾驰。

   苏昊看着车窗外。

   周铁峰也沉默,点燃一支烟,心不在焉抽着。

   “苏少,我想问你个问题。”周铁峰突然转身,很认真的看着苏昊。

   “说……”

   苏昊转脸,与周铁峰对视。

   周铁峰缓缓道:“李公和我,都很想知道,年内,苏少你能否回京?”

   回京。

   意味着苏昊要重回巅峰,与楚大师一决高下。

   “年……”

   苏昊笑了。

   周铁峰的心猛地一沉,以为苏昊笑他所提的问题不切实际,他也清楚,要具备挑战楚大师的能耐,年确实太短。

  
超短连衣裙清纯美女唯美摄影图片

   何况苏少的伤可能还没好。

   周铁峰想到这些,心情愈发沉重。

   之所以李公和他都想知道苏少年内能否回京,是因为权力格局变动的周期,是五年,也就是说,正常情况下,李公还能撑四年多。

   四年后,李公若挡不住沈系,楚大师可能真就成了“太上皇”,以沈系掌控整个华夏,无人能制衡。

   所以苏少是李公唯一的希望。

   放眼华夏,乃至整个世界,恐怕再也找不到另一个曾近乎于神的存在。

   “唉……”

   周铁峰又叹气,神情黯然,扭正身子,默默抽烟。

   此时的周铁峰,不再对苏昊抱有期望,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时,他会不计一切代价,灭掉楚大师。

   除了核子武器,其他一切尖端武器,他都可能动用,哪怕是威力仅次于核弹的cl20超级炸弹。

   正当周铁峰琢磨着未来怎么走极端时,苏昊饶有深意说一句“年太久了,我怕蓓蓓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
   周铁峰心尖狂颤,瞪眼盯着苏昊,生怕自己听错,按捺着内心的亢奋,忐忑问:“苏少你刚才说啥?”

   “我说年太久……”

   苏昊笑意玩味。

   “那……那多久?”

   周铁峰结巴了,从来没这么失态。

   “从北美回来,差不多就能回京了。”

   苏昊的话惊呆周铁峰。

   这么算,别说年,可能三个月都不到。

   周铁峰神情变幻,兴奋之余,隐隐担忧,从苏少被迫离京到三个月后,前前后后也就大半年。

   大半年,苏少就能具备挑战楚大师的实力?

   周铁峰欲言又止。

   苏昊知道周铁峰想说什么,笑道:“没十足的把握,我不会回去作践自己。”

   “苏少这么想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 周铁峰话虽如此,但心里仍不踏实。

   大半年。

   从不堪一击到拥有抗衡楚大师的实力。

   这得碰上天大的奇遇,否则苏少逆袭的可能性基本为零,回京,无异于以卵击石,自寻死路。

   周铁峰越想越担心。

   苏昊不再说话,闭目养神。

   景色宜人的杨公堤上,三辆越野车疾驰,将苏昊送向新征程。

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经过周铁峰安排,苏昊从内地辗转到香江,然后从这里出境,去北美,这样能更好的隐藏行踪。

   这也是很多内地逃犯想方设法进入香江的原因,从这里出境也好,偷渡去外国,远比内地容易。

   香江。

   被誉为东方之珠。

   苏昊却没兴趣欣赏这弹丸之地的繁华。

   除了繁华的表象,这座城的骨子里,充斥着偏见与傲慢,而这种偏见与傲慢只针对一江之隔的同胞。

   这样的地方,苏昊不屑逗留,入关后,直奔机场,让周铁峰为他订当天的机票,飞赴北美。

   候机楼国际出发大厅,一间装修的很时尚的咖啡厅里,衣着休闲的苏昊边喝咖啡,边漫不经心翻着一本时政杂志。

   杂志上的内容,很像内地的娱乐八卦,多是捕风捉影和臆测。

   “时政杂志,快弄成yy小说了。”

   苏昊撇嘴,合上杂志,看了下表,飞机还有两个钟头起飞,咖啡杯已见底,苏昊为消磨时间,便起身去续杯。

   “续杯……”

   苏昊来到吧台前将杯子递给女店员。

   女店员冷冷瞥一眼苏昊,转脸跟同事用本地话叽里咕噜聊天,把操着一口普通的苏昊晾在吧台前。

   莫非是第二杯半价的缘故,不想给续杯?

   苏昊皱眉想。

   这时候,一位高大白人也来到吧台前续杯。

   当冷落苏昊的店员听到高大白人那带着浓重英伦北部口音的话语,马上转过脸,谦恭的笑着,伸双手接过白人的杯子。

   苏昊恍然大悟,继而冷笑,用地道的牛津腔说:“你的行为,只会让你显得很丑陋。”

   牛津腔。

   bbc播音员那种腔调,非常的文雅。

   王室贵族、上流阶层以及知识分子都是牛津腔,而英伦最北部那种口音,等同于乡下话。

   店员听了苏昊的话,表情瞬间僵滞。

   苏昊转身离开,回到先前坐的地方。

   “还以为你会发火呢……”

   坐在邻桌的短发女孩突然对苏昊说话,略显高冷。

   “你是?”

   苏昊问短发女孩。

   “我叫任小曼,奉命带你去北美,到了北美,我负责与在北美的我方人员进行联络、沟通,制定行动方案,你只需要配合我们,不能擅自行动,必须听我的安排。”

   任小曼几乎以命令口吻和苏昊说话。

   苏昊皱眉。

   任小曼不在意苏昊的表情,继续冷着脸道:“上头告知我,你脾气不是很好,易怒易冲动,刚才我见你情绪控制的还不错,希望你能保持下去,直到这次任务结束,如果因为你的脾气,使我们这次行动出了岔子,我不会轻饶你。”

   苏昊笑了。

   把他当下属耳提面命的人,他第一次遇上。

   “是周铁峰让你来当我领导的?”

   苏昊笑意玩味看着任小曼。

   “我是情报部少校军官,不归特勤局管。”

   任小曼这话的意思,周铁峰管不到她,她又道:“你是特勤局推荐给我们情报部的,你的具体情况,上级没告诉我,我对你不是很了解,如果你觉得不能胜任这次任务,现在退出还来得及,千万别逞强,否则害人害己。”

   “答应别人的事儿,我从不反悔。”

   “但愿你真的身手高超。”

   任小曼冷傲审视苏昊。

   归根结底,苏昊衣着休闲,不露一丝锋芒,俨然还在上学从未经历凶险磨砺的阳光大男孩。

   任小曼见多了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的铁血军人,习惯了那种铁血气息,难免轻视貌似有些稚嫩的苏昊。